平台公告:
查看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聚焦 -> 正文

究 竟 什 么 是 科 学

来源:《安徽大学报》      发布时间:2017-01-04 00:00    浏览量:5


  任何一个问题都有结构,也就是说你问问题的动机是什么?你想要得到什么样的回答?我是做关于科学史相关方面的研究,今天中国的发展已经进入到了一个新的历史关头,传统上的问题已经不复存在,更伟大的使命正在召唤我们,因此,我们要更加深入的思考,什么是科学?中国人学习西方的科学是在被迫的局面下进行的,因为不学习就要落后、就要挨打,在学习的过程中,我们觉得没有必要去深究到底什么是科学。
  然而今天,中华民族要实现伟大复兴,要致力于引领世界文明的走向,在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追问,究竟什么是科学?
  一、相关背景介绍国家发展的历史关头,过去的科学使得我们形成一些观念,首先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是我们广泛持有的概念,当然这里面也有一些模糊的思考,技术是有可能转换成生产力的,但是科学只有在转换成技术的前提下,才能形成生产力,所以科学能否成为生产力,还是有待考量的问题。在中国人的眼中,科学是生产力,因为从中国文化来说,知识、学问向来都是达成某种目标的手段和工具,所以科学便是实现生产力的一种手段和工具,这是顺理成章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明朝末年,一批西方的传教士带来了西方的科学,中国人当时并没有好好学习,之后从1840年开始西学东渐,西方列强用坚船利炮敲开了我们的国门,我们被迫开始学习西方科学,当时的中国人认为,西方列强之所以能够敲开我们的国门,那是因为我们技不如人,所以要“师夷长技以制夷”,西方依靠数学、物理、化学三门科学,制造坚船利炮,中国人着眼于军事实力而学习西方科学,所以我们才认为科学是生产力。中国人认为,科学和技术不分,而且,中国人心中的标准科学家,比如,钱学森、袁隆平,钱学森是代表着现代最强的军事力量,袁隆平是解决中国人粮食问题的重要人物。所以说,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既有传统文化的背景,也有近代史的背景。
  二、科学的作用在我看来,科学并不是始终推动人类历史的发展。在19世纪以前,科学从来就是无用的,然而,在今天,如果没有科学,便没有强大的国力,这种态势和局面也不是自古就有的。
  不能把当代的情况放大成自古以来就有的情况。自古以来,科学是很稀罕的,从19世纪开始,电磁学、化学、实验医学三大标志性科学全方位转化成技术,并成为生产力。英国18世纪的产业革命,科学也没有成为引领技术革新的地位,瓦特改良蒸汽机与物理学也是不相关的,所以科学自古以来并不是生产力,那么为什么那么多的才智之士孜孜以求科学呢?
  科学如果不是生产力,那又是什么呢?有人说,科学是一种智力成就,这是毫无根据的,第一、如果科学是一种智力水平标志,那么不同的智力水平就会有不同的科学,也就是说动物也有科学,因为动物也是有智商的。第二、黑猩猩、蚂蚁是否有科学?人是有智力的,为什么占人类四分之一人口的中国人没有拿到诺贝尔科学奖的四分之一呢?为什么人口数很少的犹太人拿了很多的诺贝尔科学家?这当然不是因为我们之间的智力水平差距。科学是一种智力成就,这个说法仅仅是把科学还原成生物学上的智力水平,而且还把科学普遍化,以为只要头脑聪明,就会科学。所以在我看来,科学是第一生产力和科学是一种智力成就,这两种说法都是片面的。
  三、科学是特殊的文化现象我认为,科学是一种特殊的文化现象。首先,我们要理解什么是文化,人是一种没有本质的存在,或者说是先天缺失的存在,人类在进化过程中有两个倾向,第一个倾向是直立行走,直立是人类生物学的标准,第二个倾向是脑容量越来越大,但是这两个倾向是有矛盾的,直立行走要求人类的盆骨不能太宽,这就对女性的盆骨有所要求。
  人是先天没有本质的人,表面上来看,这是一个缺点,但是通过后天教育的方式变成一个优点。人类由于先天本质的缺乏,导致一个重要的要求就是他需要后天的教育把他转化成人,所以,没有文化,就没法成人。
  人是一种在活着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会死的动物,有死亡意识,对于动物来说,生存便是生存,而人类,生存并不是简单的等于生存,他敏锐的意识到一切都将会消失,因此活着的时候就要证明自己活着是有意义的。哲学家所言,人生就是向死而生,人类永远都是有“无”的意识。当我们研究科学的时候,一个有科学的民族,它有什么样的文化呢?追求人文的方式,是追求人类生活方式最基本的方式,所以说,科学是特殊的人文现象。
  四、东方科学与西方科学为什么我们今天所学的科学是来自于西方,而不是来自于中国?我们所学的科学定理基本上都是出自于西方科学家的理论,从人文角度来看:
  (1)中国文化———农耕文化中国文化是非常典型的农耕文化,农耕社会是全人类进化的普遍现象,人类在2500万年以前开始直立行走,7万年以前,人类发生一场革命,出现了语言和死亡意识等等,一万两千年以前,人类开始了农业革命,当然,农业革命在全世界并不是统一的,有些地方的农业革命比较彻底和典型。比如中国,并且在此后的中国文化深深的打下了农耕文明的烙印,农耕文明在中国文化中占有绝对的优胜地位,中国没有丰富博大的海洋文化,此外,农耕文明抑制商贸文明,中国自古是重农抑商,商人得不到重视,商贸文化始终得不到发展,排斥了海洋文化和商贸文化之后,农耕文化始终占据着支配权。农耕文化有两个特点,一个是定居,另一个是粮食生产,中国人特别强调安居,父母在,不远游,中国人和土地高度绑定,我们户口本上籍贯的概念正是这个意思,安居产生中国的熟人文化,我们有一套非常标准并且规范的熟人文化交流规则,中国人排斥陌生人,但是我们会把陌生人慢慢地变成熟人。
  (2)中国文化———熟人文化正所谓,一回生,二回熟。中国人不会把陌生人当作人来看,喜欢在公共场合旁若无人的高声喊叫,这是在中国社会比较常见的现象,没有对陌生人基本的礼貌和尊重。中国的熟人文化是因为我们一开始就是走血缘文化的道路,通过血缘关系构建社会秩序、文化秩序和伦理道德秩序,所以中国的社会关系等于血缘关系,当然血缘关系也分得特别清楚,内外有别,长幼有序,血缘文化的核心是亲情,亲子之爱,亲子之情是血缘关系的基础。
  (3)中国文化———“仁者爱人”
  儒家曾经作出一个高度概括的想法,人是有情有义有爱的,因此无情无义无爱视为禽兽,后来他们概括出来一个字,“仁”,要仁爱,仁者爱人。仁爱精神是中国文化核心的价值。如何成为一个有爱心的人呢?“爱”也是分等级的,每个人都会有自己最爱的人,其次会有爱的人,我们爱别人的程度是各不相同的,我们做不到平等之爱。因为爱是有差别的,所以做人要恰如其分的去表达爱,不偏不倚,中国人除了血缘关系,还有很多社会关系,比如,君臣关系、师生关系。由于爱是差异,所以我们就会面临一个困惑,当我们在面对很多社会关系的时候,如何去摆平?比如,中国人在吃饭的时候很讲究排座次,这有时候就会让我们陷入困境,这种有差异的爱,要准确恰当的传达出去是非常不容易的,古代的儒家运用礼治、礼仪传达给人们人际交往的想法。中国是礼仪之邦,代表性的礼仪是伦理结构,归根到底都是礼仪文化,所以,不习礼无以成人。在中国古代,无论是读四书五经,还是读唐诗宋词,又或者是琴棋书画,这些都是礼仪文化的象征,这些教会我们认识谁是我们的亲人,谁是我们的敌人,这是古典中国人民的基本要求。在礼仪上,还有丰富等级秩序的复杂演化,在人与人的相处中,我们可以感觉得到自己在人群中的地位会不断改变。中国文化充满了对变化的适应性。
  (4)西方文化———契约文化中国古代重视研究礼文化,而忽略对科学的研究。而西方文明,主要是来自希腊、希伯来,在这些文明中没有很强烈的安居意识,相反,迁徙成为常态,西方人在东奔西走的过程中,只相信时间,不依赖空间。希腊半岛土地贫瘠,粮食匮乏,主要的农产品是葡萄、橄榄,所以他们的主粮需要通过与其他地区交往才能获得,这也正是希腊地区商贸繁荣的主要原因。希腊文明中海洋文明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荷马史诗》其实是一部远征的故事,这样一个迁徙的民族喜欢接纳陌生人,西方人从一开始就有与陌生人打交道的经验,他们与亲人之间也会分得很清楚,中国人有时候会不理解西方人的想法,西方人通过订立约定的方式来构建他们的社会秩序,所以说西方文化是一种契约文化,契约文化并不要求人们有情有义,而是要求人成为独立自主的个体,如果不是独立自主的个体,那就没有能力去订立约定,也就更没有可能去完成这个约定。守规矩、守约定成为契约民族很重要的一个特点。我们经常嘲笑德国人呆板、僵化,深更半夜即使路上没有车辆,他们也会等到绿灯亮了再过马路,这就是他们守规矩的行为习惯。中国人在行事的时候,因为没有固定的条文,所以就会比较自然的随心所欲,即使有条文,我们也相信不能被条文所拘束,我们强调灵活,一切以时间、地点、人物为转移。我们不认为规则是绝对的,在情理法三者之间,法是最低层次的,理是相对的,情是大家都要维护的。但是在契约社会,人们认为法则、条约是至高无上。西方人在与中国人交往的过程中,主要的区别并不是外表和衣食住行的习俗,而是办事拘泥的风格,中国人办事相对随意一些。中国人有时候也会订规则,但是会经常出现擦边球、下不为例的状况,我们相信,规则是死的,人是活的,我们强调事情的变化和灵活性。
  西方社会强调缔约,美国的先民们是从英国乘坐五月花号来到新大陆,他们是要探索新的大陆,他们在船上就已经制定好了共同生活的条约,这就成为后来的美国建国纲领。西方人强调缔约,守约成为文化本能,美国曾经有一个抢劫犯,拿着枪去抢劫银行,按照规则,银行内部的人把钱给了他,他在抢完钱以后注意到桌子上有一瓶酒,因为美国有21岁才能喝酒的规定,当他拿起酒瓶想要喝,银行职员立刻站出来说,“你没有到年龄,不能喝酒”,他把身份证拿了出来,说“我已经22岁了”,当然也因为这样,他暴露了身份,被抓了起来。所以说,他们连喝酒都会有一套规则。
  一个守约的民族,他们是怎样理解人呢?他们理解的人是自由的,因为如果把缔约守约作为社会秩序的象征,那么缔约的人一定是独立自主的,而中国人则不一样,我们会有人身依附关系存在,我们与周边的人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我们不可能依靠缔约来维护社会秩序。至于守约,我们也没有这个习惯和自觉。而在西方社会,人们通过反复的维护和捍卫这种社会价值,他们已经形成一种习惯。
  (5)西方文化———自由精神西方有史以来的哲学家、思想家和艺术家都提倡自由,“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我们一开始能够理解这两句话,因为中国古代也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的句子,而后面两句话,为了自由的缘故,生命和爱情都可以不要,现代汉语的“自由”二字,有时候会带点贬义的色彩,比如说,上课迟到、旷课,我们偶尔会说这个人自由主义的毛病又犯了,太自由散漫了,把一个不守纪律的人说是自由人,这在西方可是被誓死捍卫的。这里就可以体现出差别。什么是自由?自由就是自己,希腊文化的早期强调认识你自己,因为唯有认识你自己,才能理解什么是自由。希腊人做出了很重要的人文方案,为了获得自由,我们必须学习人文学科,这样才能有身份。中国人认为有身份的人是位高权重的,我们引用西方身份证的概念只是从一个人的基础信息中尝试了解他(她),希腊人通过把握识别和观察自己。希腊人对自由的理解有两个特点,第一个特点是,通过认知的方式进行,也就是认识你自己,通过认识的方式达成目的;第二个特点是,认识普遍性,通过寻找普遍性获得对自己的认识,科学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希腊的科学也有两个特点,第一个特点是,希腊的科学是完全无用的科学,是超功利、超实用的,我们所创建的知识是完全没有实用目标的,为了获得自由,必须是为了自身的存在而去创造知识,自身会消耗了用途,有用的知识不是自由的知识,只有抓住了自身,才能获得自由,所以说,希腊的科学有一种为了科学而科学,为了学术而学术的存在;第二个特点是,希腊科学是通过内在演绎的,这种科学是着眼于自身、自己、本原而发展的一套知识体系,是通过自我展开的方式,自己证明自己,所有的演绎科学不添加外力的东西,单独通过自身的发展而进行。所以,也只有在希腊这样一个高度追求自由的民族,才会出现他们孜孜以求的演绎科学。这样的科学,说起来也很奇怪,他们来自于生活和生产经验。希腊人还区分意见和知识的不同,意见有很多,但是知识具有永恒确定性,他们构建知识的方式是完全依靠形式的。此外,希腊人对于人类文明的重大贡献在于我们一向习惯的处事方式其实蕴含很多我们不曾知晓的事实,我们平时都有一套属于自己行为做事的方式,现在的目的是要把这背后的事实开掘和整理出来,用来照亮内心的理性世界,我们生活的意义就在于我们是理性的人,所以希腊人致力于发展理性科学,当然理性科学是为了自身而存在的,因为只有自身里面,才能真正找到理性,真正的科学是自我展开的,自己证明自己是理性科学的基本特征。
  (6)西方文化———希腊的科学希腊的科学有两个门类,一个是数学,第二是哲学,一般哲学是高阶课程,学习数学可以帮助我们了解自我的理念。希腊人关注自我,经常思考“我是谁”、“如何把握自己”。“数学”这个词在希腊文中的意思是能学能教,智者学派当年提出著名的学习悖论,如果你学习一个知识,你是懂还是不懂呢,如果你懂的话,就不需要去学习它,如果你不懂的话,你又怎么能学得会呢?柏拉图站出来反对这个悖论提到,我们当然只会学那些我们本来就懂的知识。那我们为什么要学呢?那是因为我们本来是懂的,可是后来又忘了,所以学习就是回忆,真正的学习、学术、知识是出自于本来自身就有的想法。因此对于希腊人来说学习数学是最好的办法,能够让人们理解什么是本来,什么是自己。
  希腊的数学有四门学科,算术、几何、音乐和天文,关于算术,中国人理解的算术是实用技术,而希腊人关注的是数字反映出来的世界的道理,万物皆数。那么数学与世界的关联是通过什么来绑定的呢?希腊人认为数并不是处理现实问题的技巧和工具,而它本身就是世界所蕴含的深刻道理,数学究竟是客观存在还是主观存在呢?通过学习数学,我们可以唤醒内心的自己。希腊人研究奇数、偶数,也一直流传至今,总之,希腊人研究算术,是研究数的类别,从而代表着世界上的各种形态,他们也将世界上的事物划定为数的比例关系,一个等腰三角形的斜边是根号2,很容易证明根号2不能表达这两个数的比例,因为它不是一个有理数,而是一个无限不循环小数,这就意味着等腰三角形的斜边不是一个数,这就导致不合理。
  关于几何学,几何学在希腊时期得到了很大的发展,而且通过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记录下来,它为整个西方几何学开创了一套典范性的逻辑几何演绎思维,爱因斯坦曾经说现代科学有两大传统,一个是以《几何原本》为代表的希腊演绎思维,另一个是近代科学产生的实验精神。几何学的精神一直是西方社会的主导精神,印刷术出来以后,在西方社会发行量最大的两本书,第一是《圣经》,第二是《几何原本》。《几何原本》体现的是自我展开、自我演绎和自我论证的体系,这个体系并不是用来处理实际问题,但是学习几何学是每一个希腊人的必修课程,他们认为只有学习了几何学才能真正的体会自我。几何学成为希腊人的德育课程,不学习几何学,就没有办法成为一名高尚的人、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几何学是一门涵养人性的学问。自古到今,没有一个西方人是没有学过几何学的,数学成为西方文化的核心学科,因为数学从一开始是关乎自由人性的。几何学是在明朝末年传到中国,当时的有识之士徐光启充分的认识到学习几何学的重要性,他当时希望与传教士合作翻译《几何原本》这本书,后来由于客观原因,没有完全翻译完整,徐光启认为,当时的中国缺失几何理论,五千年历史的中国没有逻辑思维,因为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基本上是依靠文学的,大多数的文本阅读都是文学类的书籍,但是徐光启并没能发动中国群众学习几何学,这就又耽误了二百年,一直到19世纪第二次西学东渐的产生,中国人开始学习西学,但是中国人学习几何从来不知道学习几何的意义在哪,以为可以测量水池的体积,但是中国人不知道如何证明。
  关于天文学,中国古代有天文学,西方也有天文学,但是我们可以看到,这两种天文学的性质是不一样的,中国的天文学实质上是一种理学,而西方的天文学是一种科学。中国的天文学是一种理学,这其中包含着很多文化背景,中国人信奉“天人合一”,天上的现象和人世间的现象是有感应关系的,中国人对“天”的重视出自于对君权的崇拜,帝王将相是受到上天的指派的,所以中国的天文学始终依附于帝王,早期的君王,尤其是上古时候的君王都懂得看天,特别是在发生特别大的灾难的时候,皇帝要举行特殊的礼仪向天下谢罪。天文学家为皇家服务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把天上的事一举一动的记下来,事无巨细的把天象记得很清楚,这一点是西方天文学界望尘莫及的,因为我们的天象观测资料很丰富,所以中国的天文学是天空博物学。记录下来之后就是要破解天象的含义,也就是天象解码学,或者说是天象解释学,破解天象的内容包括天象表示的对人间的指令,破解之后将天象的含义告诉皇帝和老百姓,中国老百姓相信做事需要达到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缺一不可,天时,是天象所指示的做某件事的恰当时机,天文学家通过编制历谱,把天上的现象做出归纳总结,老百姓据此才能做某些事和不做某些事,所以中国的天文学也是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指南。中国的天文学从一开始就不是以探求自然科学规律为目标的,因为中国人没有不以人为转移的客观规律的概念,我们自然的以为地震、日全食都是对皇帝的严重警告,这是西方人所不能理解的,自然灾害怎么能由皇帝负责呢?
  希腊的天文学并不是原生态的,他们从巴比伦、埃及吸取了很多的经验,希腊人为了探究自由的知识,把自由落实到理念的逻辑中来,他们发现越来越多的纯粹的理念。苏格拉底曾经说过,“未经省察的生活是不值得过得”,希腊人通过合理化的方式去探究世界,他们相信天地之间瀚然有别,地面上充满了变化、腐朽和堕落,而天空基本上是不变的,它们只有匀速圆周运动,这是天球所做的最美妙的一种运动。天上分有两类,一类是恒星,另外一类是行星,一共有七颗行星,也就是日月金木水火土,希腊人认为行星没有按照恒星的步骤来运行,运转起来也不均匀,这让希腊人不能理解,这也因此产生了希腊天文学的根据动机,了解七颗行星的运转并将它们转化成匀速运转。希腊天文学的创始人是柏拉图的学生欧多克斯,他发现七颗行星其实也是在做匀速圆周运动,只不过每一个行星同时在做不同的匀速圆周运动,将这几个不同的匀速圆周运动叠加起来之后就形成了我们今天所知道的不规则运动,这也就拯救了行星,因此将它们作为高贵的天体。希腊天文学主要研究的是行星天文学,研究方法是球面几何学,他们运用匀速圆周运动来叠加模拟行星的不规则运动,他们的研究在今天被称之为科学方法论,第一是数学建模,第二是通过这些模型推测出一些可观察的事实,第三这些事实可以实际的观察对照,第四是如果对照是合理的,那么建模便是正确的,这是一套科学理论。希腊的数理天文学为近代的实验科学树立了最早的范本,托勒密天文学作为希腊天文学的集大成者,是古代系列最杰出的、最优秀的时政科学成就。(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咨询电话:010-59919787转1、4008817579、010-62978088     
咨询QQ:给我留言   高校平台官方QQ老师群号:84578568 学生群:9747849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举报不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