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公告:
查看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副刊 -> 正文

那老头真酷

作者:机械工程学院 孙菁    来源:《山东理工大学报》      发布时间:2017-05-19 00:00    浏览量:0


  我最近爱上了听京剧,每次听,我都会想起姥爷,一晃他离开我们两年了。
  姥爷去世那年88岁,走的时候爸妈没敢告诉我,后来我知道了,哭成了泪人,却再也唤不回那个慈祥的老人了。后来妈妈告诉我,姥爷走得还算安详,没受多大罪,我知道,那多半是安慰我。6年前姥姥先去逝,后来姥爷一直一个人生活。
  妈妈小时候家里很穷,是许多城里人想象不到的穷,那时他们经常搬家,不是房子多,而是因为没有自己的房子,他们甚至住过临时搭建的草棚,我不敢想象在冬天他们是如何度日的。后来,妈妈外出打工,用工资为姥姥姥爷买下了一个小土屋,他们总算有了固定的居所。房子很小,厚厚的土墙上一片斑驳,屋顶铺盖麦秸,若没有傍晚时分屋子里冒出的炊烟,很难相信这里有人住。窗户太小,屋里很暗。在冬日炉火的熏陶下,墙壁上布满一层黑色的烟灰,为了省电,他们买了瓦数很小的灯泡,灯光昏黄却也温暖。
  太姥爷是村里的地主,姥爷小时候是名副其实的小少爷。后来赶上了斗地主、分田地,姥爷家的土地都被分给其他村民。照常理说,地主通常会受到打压,而事实上,姥爷不仅没有受到唾弃,反而受到尊敬。他是个有志青年,做事低调认真,先后做了多年生产队大队长和村长,还差点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这与书本上对地主的描述极度不符,我甚至怀疑姥爷地主的身份是否属实。直到很多年以后,姥姥总说“咱家某某地方的那片地”,这才一点一点打消了我的疑虑。
  也许是因为小时候的他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所以姥爷有些大男子主义,脾气也不太好,常常对姥姥发牢骚。但姥爷对后辈十分关爱,他和姥姥生了两个孩子,舅舅比我妈整整大10岁。姥爷40岁的时候,我妈出生,老来得女,他对这个女儿极度宠爱,为了给女儿做毽子,他甚至把家里门帘上串的铜钱拆下来。姥爷对我更是百般呵护,他宠溺地叫我“小星星”。他经常带我去赶集,集市上人多,姥爷怕我走丢,就背着我,我趴在他背上,时不时抬起头看着那些只能跟在大人屁股后面的小孩儿,扬扬手里的大袋零食,得意地傻笑。妹妹出生后,姥爷买回来的零食就成了双份。后来,我和妹妹长大了,不再爱吃那些零食,时间长了,他就不再买了。
  姥爷是个十足的京剧迷,我很小的时候,集市上常常会有京戏表演,姥爷每回必看,也经常带我去听戏。那时候人们都很喜欢听京剧,村里也常请来剧团,临近村的人们都会赶来听戏。每到这个时候,村里总会莫名地出现很多小商贩,卖各色小吃和新奇的小物件。我不懂戏,对商贩的小摊却十分喜爱,挑一个面具,挂一串项链,再吃几块酥糖,真是美得很。我上小学以后,这样的戏场就再也没有了,姥爷却没有停止对京剧的热爱。他开始听收音机,我惊讶于他总能找到播放京剧的频道。姥姥去世后,舅舅给姥爷买了台小电视,我每次去看他,电视里播放的总是京剧。后来妈妈告诉我,姥爷年轻的时候是村里剧团的骨干,是唱京剧的演员,最拿手的是旦角反串,村里人让他培养新人,他觉得那些年轻人天资不足,教了几天就开始罢工,别人拗不过他,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没想到,姥爷是个如此酷的老头。可惜那个时候我对京剧没有兴趣,不然姥爷应该会耐心教我吧。现在有了兴趣,却再也没有机会跟他学习了。
  姥爷身体一直健壮,86岁时还满山坡放羊,也能常常走半个小时的山路来我家,路陡且窄,年轻人尚需极度小心,他却走得很稳健。他去世之前的一年里,身体却大不如从前,不能再去放羊,半个小时的山路要走一个小时,还需要拄着木棍。后来,他躺在了病床上,默默地度过生命中最后的日子。
  姥爷就是这样一个又酷又固执的老头。他的离世,我很悲伤,但希望那个我深爱的老头,在另一个世界依然过得很酷。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咨询电话:010-59919787转1、4008817579、010-62978088     
咨询QQ:给我留言   高校平台官方QQ老师群号:84578568 学生群:9747849 技术支持:华文科教  
举报不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