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公告:
查看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副刊 -> 正文

日复一日(节选一)

作者:□经管院土地资源管理专业周峰    来源:《安徽农大报》      发布时间:2017-11-15 00:00    浏览量:0


  六上午一二节没课,睡到八点多,躺在床上打开微博,看到校广播台发的点歌动态,就点了一首张玮玮的《米店》。天气不错,也不下雨。就这样写下:我想点一首张玮玮的《米店》送给自己,事境各异,情怀相同,不管怎么样,我也要“洗干净头发爬上桅杆,撑起我们葡萄枝叶嫩般的家”,一起加油喽不开心的朋友们。
  起床后洗完脸洗完头发直接背着书包去九教,宿舍距离九教有十分钟的慢走路程,太阳已经很强烈了,走到阴处看外面一片白光,再踏出去需要一点点的心理准备。11:40上完课走回来,摩肩接踵,这一段路径是学校主干道,学校人本来就多。这时候太阳就更强烈了,一束束白光从高空射下来就犹如一通通重磅炸弹。当时可能心无所触,日后再想想一定印象深刻。
  下午是满课,但地质学和管理学的课程不难,上课就没有负担。但能和五湖四海的男女同学坐在一个教室,心里还有难以名状的期待。坐在三楼窗边拍了一张照片,能把底下的草坪和学校的标志性建筑图书馆一同框进来,角度是最好的。趁老师没注意,刷了下微博,看到校广播台的回复:同学恭喜你,你的点歌被选中了,记得傍晚的时候准时收听哦!这类的回复永远是漂亮女孩子的口吻,很可爱。
  到了傍晚,大礼堂门前在撤各种活动的展台,各个方向的食堂人进人出,路上的情侣、单身依旧繁多,但气温降下去了,风徐徐吹进人跟人的距离里,清清爽爽,就不觉得有那么拥挤。这时,广播里响起了《likkas》,慢悠悠的歌声:“三月的烟雨飘摇的南方,你坐在你空空的米店,你一手拿着苹果一手拿着命运,在寻找你自己的香······”。“在寻找你自己的香”那一句总使我想起最美好的异性,比如路上匆匆一瞥,看见了她们不俗的美貌和身肢,却不熟悉她们。张玮玮唱完最后一句,后面还有很长一段音乐,校广播的女主播就在这段音乐里说“今天的全部内容就是这样,感谢大家的收听。”而我还想穿过热闹的主干道,穿过漫天的霞光,穿过树丛里晚读的学生,去到大草坪上再坐坐。十三星期五晚上学校的人较往常会少一点,但还算热闹,乔参加了学校理学院的一个活动过去交作品。理学院在校园东南角,是一座老楼,被许多树木遮掩着,这和人们的一贯印象不太一样。乔交完作品出来的时候看到一个女生,穿着横条的长T恤,梳着齐刘海。尽管乔更喜欢女生留那种露额式马尾,头发全部束在脑后,但这个女孩子还是很好看。乔不知道她也是来交作品的,还是她本来就是理学院的,乔自己穿着格子衬衫没扣扣子,穿着运动裤,看起来他很像理学院的理科生,实际上他不是,他学的是经管院的土地资源管理。乔一眼扫到了女生,感到门灯下女生朝他看了一下。他就有点被自己吓到,乔把眼光从她的身上移开,一直直着眼抬脚走过去了。乔没有什么多余的联想,如果有的话,他只是觉得那女子很是美丽。
  后来乔特别后悔,他也几次想再走回去看看,看看那个女大学生是不是理学院的,有没有际遇再碰上。我告诉他,碰上又怎么样呢?你会打招呼吗?如果你们熟了又怎么样呢?你敢谈恋爱吗?你又不敢。
  很多时候人都是这样,被一个不相干的人开启内心的酸涩,却没有准备地奢侈地把这份难得的情感释放在一个偶然迅疾的瞬间,和他们见上人生最后一面。
  乔告诉我,他渴望的3件事是,找合理的目标用功,找宽松的衣服穿,找不熟悉的人相爱。十四乔每天都要踩过起伏的地势,绕过高低的建筑,去给他城里的学姐送外卖。
  学姐穿非常新的衣服下楼取外卖,有时束着马尾,有时头发就散垂下来。她有时会说声谢谢,有时就连贯地上楼去了,都安安静静、轻轻扬扬的。乔想学姐和他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后来送的次数多了,学姐偶尔会说一句“你今天送得真快啊”,或者是“今天又换口味了吗”,而乔总是很难流利地回应她。她不过比乔大两个年级,但她说,你今天送得真快啊,却让乔觉得又遥远又陌生。有一次乔一急就冒出了一点家乡的方言,她挑了挑眉头嘴角弯上去笑了。乔就越来越窘迫。
  还有一次,乔作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主动跟学姐聊了一句:“天气不错呢!”女孩子垂着眼帘在皮夹找钱,应道:“嗯。”把钱递给乔的时候,又说:“我们准备一起出去玩呢!”乔装得很自然,但脸还是微微上了一层温度。乔不知道“我们”是哪些人,是她的父母吗?还是她的同学,但他听她说“我们”这个词时感觉亲切舒服。乔无端地想到学姐有没有哥哥,他无端地觉得当学姐的哥哥真是一件光荣幸福的事情吧。
  乔想,以后他会不会也有一群安静、清爽、优雅的朋友,他的朋友是不是也会脑子里闪过很多人的影子,里面也有乔的影子,然后跟人讲,我们准备一起出去玩呢!
  最后一次是在圣诞节的傍晚,太阳放得很低,姑娘出了楼梯口,影子倾斜得让人觉得眩晕。姑娘开了皮夹,里面竟然没钱,她眼神就更淡了一些,看起来又沮丧又严肃。乔突然就说了一句,“没事啊,我请你吃吧!”
  乔一说完就又后悔又诧异。他算是她什么人呢,她说起来还算的上是他的雇主呢。尽管乔平时不会去考虑这些,但这顷刻间,这些念头全跃出他的大脑了。乔又后悔又诧异,像是糊里糊涂作了一次表白。
  女孩子也很诧异,乔第一次听她咯咯笑出了点声音。她扬起头,太阳的余晖在她脸上轻轻颤动,在她高高的鼻梁上奔跑、滑落,在她的鼻尖凝成了一颗珍珠,美丽极了!她说:“为什么啊?”她又说:“你等一下我,我去拿给你吧!”她接着说:“不然就还不上了———”
  最后她说:“因为我从明天就退订外卖了!”
  那天正好是一个星期五,许多人拎着行李急着回家,他们意气风发情绪高涨,校园里有一种远行前夕的氛围。那是一种很奇特的热闹。乔踩下起伏的地势,绕过高低的建筑回去,心里 难受极了,像是刚经历了一场失恋!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咨询电话:010-59919787转1、4008817579、010-62978088     
咨询QQ:给我留言   高校平台官方QQ老师群号:84578568 学生群:9747849 技术支持:华文科教  
举报不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