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公告:
查看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副刊 -> 正文

刍议卢梭的《论科学与艺术》

作者:政治学与公共管理学院 孙玉    来源:《山东大学报》      发布时间:2017-12-06 00:00    浏览量:0


  《论科学与艺术》写于1749年,是让·雅克·卢梭最早的作品,也是他的成名作。书中卢梭大胆地指出,科学与艺术的复兴与发展有害于风俗与德行,这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卢梭在启蒙运动时代的思想家中,无疑是最独特的一位,对他的思想历来争论不少。在本书中,卢梭提出要以自然的美好来替代“文明”的罪恶,否定了当时的统治阶级的“文明”,引起了广泛的争论。当今中国,科学技术飞速发展,文学艺术不断繁荣,但是也面临着风俗和德行滑坡的难题,卢梭书中的观点,在今天仍值得引起反思。
  在卢梭所处的启蒙运动时代,科学主义和理性主义是当时流行的社会思潮,科学万能、理性崇拜是时代的强音。当人们在理性和科学的胜利中欢呼雀跃时,卢梭已经敏锐地意识到科技发展和商品至上对人类精神的异化和道德的腐蚀。“随着科学艺术的光芒在我们的地平线上升起,德行也就消逝了。”卢梭在《爱弥儿》中指出,文明使人腐败,背离自然使人堕落,人成了自己制造物的奴隶。他在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两重关系上,深化了异化概念的内涵。
  卢梭认为,知识的不断积累加强了政府的统治,却压制了个人的自由。对比古希腊、古罗马时期和他本人身处的社会,卢梭认为,科学与艺术带来了不必要的奢靡和欲望。他列举了大量的历史史实,并结合自己的假设层层论述。文中出现大量的讽喻式呼告,卢梭大声疾呼自己的观点。
  全书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卢梭从历史经验方面论证了科学与艺术的作用是伤风败俗的。卢梭提出,科学与文化的复兴,将人的素质与道德“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但是这新风俗道德的背后其实是道德伦理的一片疮痍,新风俗只是一个虚伪的外壳,遮住了随着科学与文化复兴而异化的纯朴风俗。古埃及、古希腊、罗马帝国,甚至是遥远的中国的兴旺与覆没,都是卢梭所列举的例子。在这一部分,卢梭主要是从历史和现世这样的外在视角批评科学与艺术的复兴带来的种种消极影响。
  第二部分则从文明史角度论证科学与艺术本身给人类带来的危害。卢梭把注意力放在科学和艺术上,通过对科学和艺术的分析进一步论证自己的观点。科学和艺术的复兴,在卢梭看来,已经严重影响了人们的审美和判断,并且将真正的知识和常识混淆起来。人们所掌握的并不是真正的知识,而是科学理论和文学艺术的衍生教条。
  卢梭的《论科学与艺术》和《社会契约论》两本书在某些方面有相似之处。例如他在《论科学与艺术》中指责统治阶级的科学与艺术乃是财富与奢侈的产物;在《社会契约论》中则进一步强调,财富和贪婪是一切罪恶的根源。后者无疑是对前者的相承与深化,前者也是后来他全部思想体系的前导。
  在《论科学与艺术》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卢梭“返于自然”的思想。针对伤风败俗的科学与艺术,卢梭举起了“自然”这面旗帜。这里的“自然”并不是指生态学中的一般含义,不是指与人类社会相对应的存在,而是指小私有者理想化了的社会生活。卢梭所维护的是一个小私有者理想社会“外化”的“自然”。卢梭出生于一个钟表匠家庭,他在后来的作品中一脉相承地表现了小私有者对自由与平等的热爱。
  本书创作于法国大革命之前,此时的法国仍旧处于旧制度之下,等级之间的不平等以及贵族社会的虚伪与腐化,引起了卢梭心中强烈的不满,对此他进行了尖锐而深刻的攻击。卢梭一直认为自然是美好的,出于自然的人是生来自由平等的,因此应该以自然的美好来代替“文明”的罪恶。这种“文明”是贵族特权的象征,是当时统治阶级的“文明”。
  读者阅读《论科学与艺术》一书,如果不了解卢梭本人以及他所处的时代背景,就很容易陷入一种误区,可能会认为卢梭有反人类“文明”的倾向。实则不然,他反对的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文明,只是特定的“贵族文明”;他所倡导的返于自然也不是抽象意义的自然,而只是小私有者的民主主义所理想化了的自由与平等的秩序。
  应当认识到,卢梭虽然是在谴责科学与艺术,认为科学与艺术的进步并没有为人类带来幸福;但是隐藏在抽象的科学与艺术的名义下,他所谴责的其实是那个特定的历史时代下占统治地位的贵族统治阶级虚伪的思想与腐朽的艺术,他所抨击的是以社会不平等为基础的贵族统治阶级的“文明”。事实上,卢梭并没有完全否定科学与艺术。正如他自己在书中所说:“我自谓我所攻击的不是科学本身,我是要在有德者的面前保卫德行。忠诚对于善人要比博学对于学者更可贵得多。”
  作为法国大革命前的思想先行者与激进的民主主义者,卢梭抗议封建等级制度,也谴责统治阶级的文明,指责这种科学与艺术是财富与奢侈的产物。“科学既产生于闲逸,反过来又滋长着闲逸。”奢侈的必然后果是风尚的解体,反过来又引起趣味的腐化。卢梭断言科学、艺术与人民是矛盾的,他倡导以“纯朴的灵魂”和富于人民性的真挚情感,来反抗贵族文明的虚伪造作。这种要求无疑体现了第三等级的平民阶层对空虚化的贵族文化的抗议。卢梭向伏尔泰隔空喊话:“大名鼎鼎的阿鲁埃,请你告诉我,为了故作风雅,你牺牲了多少强壮有力的美?为了炫耀你在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所能表现的风流才华,你少写了多少伟大的作品?”伏尔泰是旧时代的贵族,伏尔泰与卢梭之间的距离正是贵族与平民间的距离。
  不过,书中有很多观点可以说是不太恰当的。卢梭自己也认为,这本书虽然充满热情与力量,却完全缺乏逻辑与章法;论证十分薄弱,而且缺乏条理。此外,这本书也具有时代的局限性,主要表现为空想主义的观点和非历史的方法。
  在作者唯心主义的世界观与方法论的指导之下,可以看出作者所持的小私有者具有的“主观幻想”,他并没有清晰地认识、理解历史发展进程的真实面貌和趋向。同时,卢梭有些观点虽然是进步的,却过于激进,他被看作是大呼猛进的“轨道破坏者”。有人称卢梭是“反启蒙的启蒙思想家”。他被定位成启蒙运动代表中的激进派,是比较恰当的。
  可以说本书是优劣各具,里面有些观点在当下社会依旧是振聋发聩的,不能不令我们深思。“我们的风尚流行着一种邪恶而虚伪的一致性,每个人的精神都仿佛是在同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礼节不断地在强迫着我们,风气又不断地在命令着我们;我们不断地遵循着这些习俗,而永远不能遵循自己的天性。”这句话与《社会契约论》里的“人是生而自由的,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有异曲同工之妙。一个人在这样那样的束缚之下,往往不敢表现真正的自己,这会导致人们向环境看齐,向别人看齐,别人做什么“我”也去做什么,从而迷失自己。“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随着科技和艺术的进步,自然的、纯朴的风尚往往也会随之湮灭,人就会表现出“没有任何德行而装出一切有德行的外表”。
  作者在书中表现出了对德行强烈的担忧:“当可以不惜任何代价只求发财致富的时候,德行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本书最大的意义和价值可能在于,它关注科学与道德、理性与价值关系问题。这一问题无疑是今天的我们也需要深思的。
  反观当下,社会也有“道德滑坡”之嫌。改革开放近四十年了,我们在经济上飞速发展,在政治上取得巨大进步,然而在思想、文化艺术和道德上,却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在文化方面,许多人沉迷于粗制滥造的电影与“宫斗剧”“穿越剧”中;在道德方面,老人摔倒人们“不敢扶”“扶不起”了。想起课上老师们提过的道德的变迁,上世纪八十年代有老人摔倒大家争先恐后地去扶,不仅去扶,还要把老人送回家。今昔对比,不禁让人叹息。
  在经济快速发展、科技不断进步的今天,是该停下来想想德行的问题了。在1749年,卢梭担心人类以牺牲灵魂为代价换来物质繁荣。而今天我们似乎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并没有为我们带来善良、和谐的风俗,却使一些善良风俗消失了。这值得每一个人深思。除了追求物质、追求科技进步,也不能忘了在文化上和道德上应有所进步!精神文明的建设对于当前的社会而言也是同等重要的。
  阅读《论科学与艺术》,可以发现,卢梭所讨论的问题,所批判的风俗衰败的现象和人类品德的顽劣之处,至今依然存在。反思现状,对敦风化俗的永恒追求,仍然是我们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人性道德与现代化的快速发展,一直都存在相互矛盾的交叉点。由于人性自身的缺陷,在追逐利益时人们往往会陷入道德沦丧和风俗衰败的困窘状态,反思精神是今日我们仍然不能抛弃的重要态度,反思将成为制衡与矫治不良道德与风俗不可或缺的利器。
  文章的最后,卢梭大声呼唤:“德行啊!你就是纯朴的灵魂的崇高科学,难道非要花那么多的苦心与功夫才能认识你吗?你的原则不就是铭刻在每个人的心里吗?”同样,我们的这个时代也需要“纯朴的灵魂”和良善的德行,甚至是更加需要!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咨询电话:010-59919787转1、4008817579、010-62978088     
咨询QQ:给我留言   高校平台官方QQ老师群号:84578568 学生群:9747849 技术支持:华文科教  
举报不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