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公告:
查看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副刊 -> 正文

老 屋

作者:刘洪荣    来源:《周口师院报》      发布时间:2018-03-13 16:44    浏览量:0

 过去的情,不代表它不存在了,存在过,就是永恒。
  用一颗美好的心,看待生命中的每一次遇见,把所有的不期而遇都看作是上帝的眷顾。感谢这个漫漫长夜,让我在这个老屋里再一次遇见你。
  十年前的老屋,墙上贴着刘涛的画像。十年前,我喜欢刘涛,现在依旧如此。画像旁边有一个用了多年的旧钟表,那时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时间;另一面墙上,有一个木制的支起来的小方板,也就是所谓的“八大仙”,每年逢年过节都要敬奉它。在这间房的角落里,有一个圆柱状的银白色的“穴子”,农村里用它来储存粮食,上面会盖上一层透明的薄膜,里面塌陷,仿佛从来没有满过。地面是红色、青色混铺的砖,不怎么平坦,我对铺砖只有一点模糊的记忆,或许那时年纪太小吧。
  中间那间房,靠墙的一面挂着中堂,也就是所谓的“正房”,中间放一张方形的桌子,桌上有米白色的大理石台面,旁边放着板凳和椅子,爸妈结婚时的旧式椅子见证了那段岁月。一日三餐,我们围绕在这个小小空间里说说笑笑,吃着美味佳肴,叙着家长里短,温暖、温馨、温情。
  西边那一间,放着一张爸妈的床,记得最清的就是床头那些可以转圈的小木棍,偶尔睡在他们床上,我的手总是情不自禁地玩弄那几根小木棍。房间的一面放着几个简单的木制立柜,里面放着一家人的衣服和铺盖等,旁边还有一张三层式的桌子,最上面放着生活用的零碎品,中间放着一些零食,下面放着闲置物品。正对着床大概三米处,有一张放电视机的桌子,普通的电视机给一家人带来过很多欢乐。电视机下面的桌子,有两个小柜子和一个抽屉,小柜子里面放着我和姐姐的书本,抽屉里放一些零碎品。
  我家中间有一个院子,院子的西面是矮小的平房,平房下面放着一些农用工具。在晴天的时候,上面总会晒一点农作物。平房旁边,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猪圈,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家里喂过猪,它们可爱的模样真惹人疼爱。家里还有一只白色的狗,从我记事起,它就在我家了,它是一只流浪狗,后来被爸妈收养。院子中间,有一条很粗很结实的绳子,用来晒被子、晾衣服;绳子旁边有一个水池和一个抽水泵,水池旁边有一口旧式的大缸;水池附近有一个小花园,里面的花草种类并不多,农村里那些普通的花草,官方该怎么叫我也不清楚,但是一直以来,我都很喜欢那些花草。
  我虽从未在厨房做过饭,但依旧对它很熟悉。一个木制的案板,案板上有一台压面条机,那个时候吃面条,通常都是这样做的。案板旁边有一个红色的大桶,里面装水,上面有一个盖子。旁边有两口烧木柴的锅,锅台上是白色的瓷块。烧火的柴,基本都是农作物收获后的秸秆。出了厨房门,是一个过道,接着有两扇红色的大门,大门前有两棵很大很粗的杨树,大概已经很多年了,听说是姐姐出生时种下的。后来,搬家了,老屋也平成农田了,树也放倒了,老村子也不复存在了。
  十年过去了,我对那所老屋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一桌一椅,都记忆犹新,虽然很怀念,却也深知里面的东西已经与现代社会格格不入了。
  最近十年,我在做梦时梦见的往往还是这个老屋,感谢梦境为我寻找记忆。曾经,我不喜欢做梦;如今,每次做类似的梦,我都会感觉很幸福,因为这个地方,必定会有你的身影,很想念,却不能提及,只能在心里默默想念,幸运的是还能经常在梦里与你重逢。有时候在梦里觉得你还活着,我们依旧在一起重温家庭的温暖;有时候,在梦里就知道你已经不在了,不过你在我身边时,我依然觉得温馨,而不会害怕什么。
  感谢梦,感谢老屋,或许我一生的梦都留在那里,这也正是我所希望的。
  今夜,我又梦到了你,看到了你伟岸的身影,清瘦的脸庞,模糊的微笑,一切还是当初的模样。
  以前,怪自己太不成熟,每每回忆,每每梦到,醒来都是一阵胡思乱想。
  如今,已经习惯了没有你的生活,我把每一次梦到你的机会当做是上天为我们安排的再次重逢,像一坛美酒,一年一年地沉淀,越来越甘甜,珍惜、珍贵、珍藏……
  梦里与你相会一次,足够我开心数日。美好的周日,美好的十六,美好的太阳,美好的心情……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咨询电话:010-59919787转1、4008817579、010-62978088     
咨询QQ:给我留言   高校平台官方QQ老师群号:84578568 学生群:9747849 技术支持:华文科教  
举报不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