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公告:
查看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于老师,我们永远怀念您———纪念山东农业大学党委副书记于留成老师逝世一周年

作者:李清连 郭卫东    来源:《山东农大报》      发布时间:2017-01-08 00:00    浏览量:29


  在2017年到来之际,我再次翻开和于老师在青州市2013年5月的一张合影,凝望着于老师那中等略胖的身影、红扑扑微笑着的脸庞和神情矍铄的气质。怎么也不相信,在这次合影的两年后,于老师因突发心脏病于2016年1月10日和我们永别了。想到这儿,一种无比痛惜的心情不禁油然而生,大学时期和于老师相处的情景也一幕幕地浮现在眼前。
  思想上的指路人于老师是我们大学时期的辅导员。1977年冬,招生制度改革的第一年,我们有幸考取了山东农业大学。在初任辅导员不久的刘圣田老师调离后,于老师就继任我们的辅导员,直至毕业。可以说在我们人生命运的转折点上,于老师成为了我们启航的第一指路人。
  那时,于老师还年轻,年龄不过30岁,也是刚开始做学生管理工作。而他面临的管理对象却比较复杂:一是年龄差异大,学生平均在30岁左右,有的比于老师还大好多岁,小的却只有16、17岁;二是学生家庭负担大都较重,上有老下有小,已婚的平均小孩2.8个,有的大龄女同学忍痛割爱,离开了嗷嗷待哺或呀呀学语的婴幼儿来到学校,时常因思念孩子在被窝里以泪洗面;三是恢复高考后的77级学生大都以“骄子”自居,心高气傲;四是在部分同学中存在着 “松口气”的思想,认为上了大学就抱上了“铁饭碗”(当时国家政策对大学毕业生包分配),还有的对学农不感兴趣等等。面对管理上诸多不利因素,于老师一方面结合实际工作,虚心向老教师学习,努力提高自身能力;另一方面与同学交流沟通,以诚待人,以情感人,深入细致地做工作。
  记得他给我们讲得最多的就是:要珍惜高考改革后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国家为什么要打破惯例在冬季招生,为什么完成计划招生指标后又扩招了3万……这些都说明了国家急需人才。于老师以此引导我们增强回报祖国的感恩观念,增强适应国家需求的历史使命感、责任感和紧迫感,激发同学们自觉学习的积极性。他还十分注重发挥党、团组织的作用,引导同学们积极向组织靠拢。
  在他的精心管理下,77级农学专业9个班共280多人,在4年的大学学习中,学风、班风良好,秩序井然,未曾发生过任何具有不良社会影响的个人和群体事件,也未出现大的安全问题。在我们上学期间任农学系党总支书记杨景林2006年主编的 《绿野华章》中提到,于老师所管理的农学77级学生在历届毕业生中,同一职别以上的精英所占比例最大。这也为于老师后来走上学校领导岗位,多次受到省有关部门表彰,成为山东农业大学党政管理工作拔尖人才奠定了坚实基础。
  生活上的贴心人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全面推行后,大部分已婚大龄同学家里都分得了责任田,一到夏、秋农忙时节,请假要求回家帮忙的很多。于老师考虑到同学们的实际困难,一般是准假的,后来觉得这样在时间上不好做统一要求,补课也不便统一安排。于是在夏、秋农忙季节即将到来之前,于老师作出了大胆设想 “统一放假一周”,而放假期间耽误的课程,通过调整老师的授课安排,统一利用自习和星期天的时间来补齐。这一想法经请示院、系领导后,得到特事特批,解决了同学们的实际问题。
  于老师还经常通过召开不同范围的座谈会,及时了解同学在学习和生活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当他听说,有个同学因学校食堂蒸的窝窝不熟经常拉肚子,无奈之下不得不偷偷地在食堂门旁的黑板上写下了“南京到北京,没见过窝窝没穹窿———今天窝窝又不熟”时,便向学校后勤部有关领导反映并提出建议。不久,同学们便吃上了中空、环状、底大顶小的圆台形窝窝,那种不易熟透的实面蛋子窝窝也就 “一去不返”了。
  1980年大三阶段,因专业学习需要,我们去了离学校约有 7公里的实习农场上课一年。一向工作细致的于老师几乎每天晚饭后的课余时间,都要围着农场转一圈,与其说是散步倒不如说是观察同学们的动向。5月的一天,他发现一位女生在农场外的麦田里哭泣,走近一看,是刚失去母亲请假返校没几天的于培贞同学。和培贞交流后,于老师得知了她难过的原因,原来培贞这次回家本打算多陪陪患胃癌晚期的母亲,没想到仅仅几天的时间她母亲就撒手人寰,想到母亲生前为了让自己上学,也为撑起这个家,省吃俭用,含辛茹苦,病重了都不肯让自己早知道,别说毕业后回报母亲了,就连这“床前之孝”也没尽好,心里就很难受。于老师知道培贞在各方面都要强,但意志上有些薄弱,生怕闹出意外,几次把培贞叫到办公室和她交流,给她鼓励,并安排专人对其“跟踪”,与其谈心、补习功课,使培贞从极度悲痛中渐渐走了出来。更令人感慨的是期末考试结束后的一天,于老师从学校回到农场,遇到了刚下课的培贞,当着众多学生的面,欣喜地告诉培贞:“你考了92分,真棒!”同学们忽啦一下子围住了于老师,纷纷打听自己的成绩。于老师解释说:“考虑到培贞是在心情不好的特殊情况下参加考试的,我专门记了她的成绩,别人的记不清了。”于老师关心同学、体贴同学于细微之处,略见一斑。
  毕业后的知心人1982年 1月,我们毕业了。之后的30多年中,于老师从担任我们的辅导员到任校团委书记,再到校党委副书记,直至退休,从未间断同我们的联系。
  感受最深的是 2013年我们77级农学3班在青州市举行的联谊座谈会,年过花甲的于老师不远百公里赶到现场,向我们介绍了母校在改革开放后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和取得的科技成果,肯定了我们同学毕业后在不同岗位上取得的骄人成绩,还叮嘱我们要注意好身体……他那依然平易近人的面容,始终未改的菏泽乡音和真诚朴实的知心话语,让我们好像又回到了35年前的母校,聆听老师们传道授业解惑。谁也没有想到,青州那一次的相聚,成为于老师和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在于老师离开我们一周年的日子里,我们面朝巍巍泰山脚下的山东农业大学,向深爱着我们,也是我们深爱着的于老师深鞠躬,默默祝愿于老师安息!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咨询电话:010-59919787转1、4008817579、010-62978088     
咨询QQ:给我留言   高校平台官方QQ老师群号:84578568 学生群:9747849 技术支持:华文科教  
举报不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