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公告:
查看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信息时代与中国文艺学建设——《文学理论:思辨与对话》自序(节选)

作者:李衍柱    来源:《山东师大报》      发布时间:2017-01-11 09:33    浏览量:6

  编者按:李衍柱教授所著《文学理论:思辨与对话》,2016年6月由复旦大学出版社2016年出版。此书为朱立元、曾繁仁主编的“当代中国文艺学研究文库”的一种。文库收录了全国文艺学研究领域具有重要地位的12位专家的自选集,是半个世纪以来中国文艺学研究水平的集中展示。本报以《信息时代与中国文艺学建设》为题,节选了作者的《自序》。

  “认识你自己!”这是古希腊德尔菲神庙碑上铭刻的一句箴言。这句箴言是生存在地球家园中每一个人都不能回避的一个根本问题,也是每一个人在生命旅途中需要不断回答的问题。从自己已有的成果中选编一本“自选集”,实际上就是一个如何“认识你自己”的问题。“自选集”选得好,读者可以从中领略到你的学术理念、学术道路、学术追求、研究方法与提出的问题等。
  关于学术理念,我敬仰宗白华先生的那种“生命艺术化,艺术生命化”的人生境界。一个致力于学术研究的人,就应树立:学术生命化,生命学术化的理念。学术研究的目的是追求真理,维护真理,为真理而献身。从事学术研究最主要的内容是学习、学习、再学习。生命不息,学习不止。学习是自己生命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向谁学?从孩童时起就知道应向老师学习。谁是老师?我牢记三句话:“三人行必有我师”(孔子);“转益多师是汝师”(杜甫);“吾爱吾师吾犹爱真理”(亚里士多德)。谁发现真理、掌握真理,我就向谁学习。既要向古今中外的经典文本即有字的书学习,要在书的海洋中,学会游泳,向着胜利的彼岸奋进;又要向社会这本无字的大书学习,在实践中辨别真善美与假恶丑。怎样学的问题,我牢记先贤的教诲:“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有弗学,学之弗能弗措也;有弗问,问之弗知弗措也;有弗思,思之弗得弗措也;有弗辩,辩之弗明弗措也;有弗行,行之弗笃弗措也;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果能此道矣,虽愚必明,虽柔必强。” 学、问、思、辩、行是一个相互联系、相互作用、循环互动、不可分割的生命活动过程。这是一个学与问、情与理、思与辩、知与行、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执着探求真理打开未知世界大门的过程。在这个生命之流的全过程中,不管处于何种情况下,我们的头脑中都应有问题意识和怀疑精神。禅学中的所谓“小疑则小悟,大疑则大悟,不疑则不悟”,是人生体悟之真言。启蒙运动的美学家狄德罗说过:“迈向科学的第一步就是怀疑。”在选择治学道路的过程中,我非常赞赏蒋孔阳先生的那种孜孜不倦的在浩瀚的生活海洋和书的海洋中去探索追求真善美、“让真理占有我”的精神;他的那种海纳百川、博采众长、兼收并蓄、综合创新的治学品格;他的那种虚怀若谷、有容乃大、无欲则刚、提携中青年学者的忠厚长者风范。蒋先生的学术理念、治学品格和大家风范,我们后继者应努力学习,加以弘扬光大。
  从1960年9月-2014年9月,我踏入文艺学、美学的门槛,从事教学与研究,已半个多世纪。在我的学术生涯中,若从研究对象的内容来看,可分为两个阶段:前30年学术的着眼点和主要精力用在“典型——理想——范畴”六个字上面。1996年由我主编的《文艺学范畴论》正式出版后的20年,急剧变化的时代大潮和对新的千禧之年的期待,驱使我、吸引我将学术目光聚焦在“信息时代的中国文艺学”这一时代提出的重大课题上面。世纪之交文学、文学理论的时代是真的“终结”了吗?中国文艺学、美学将向何处去?路在何方?问题出在哪里?如何认识当今时代文艺学美学所面对的现实?我深感有必要对文艺学建设的这些带有根本性的问题,做些系统的梳理、反思和研究。于是我便遵循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以“文学和时代”为中心命题,开始了一系列理论问题的探索。2000年出版的《时代的回声——走向新世纪的中国文艺学》便是我在吸收已有成果的基础上,追踪文艺学研究前沿性的社会转型与文艺学发展态势、思想解放与文艺学建设、文艺学研究方法的变革、科学的发展与文艺学现代性研究、马克思主义文艺学的历史命运、传统与现代、人论与文论、对话与独语等8个问题,尽力发出的声音,谈了些不同于别人的新见解。
  在21世纪的第一个10年中,我又结合急剧变革时代出现的社会革命、科技革命、媒介革命、绿色革命给文艺学、美学研究提出的新问题和出现的新特点,从“马、西、中”三个不同而又相互联系的学术领域,综合比较,探讨中国文艺学、美学的发展态势和走向,尽力对我们应面对的问题作出自己的回答。围绕“信息时代与中国文艺学建设”这个总题目,我先后撰写了《文艺学方法论的革命——读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和导言》、《主导多元  综合创新:中国文化发展的基本态势》、《多元共生  和而不同——新世纪文艺理论的走向》、《范式革命与文艺学转型》、《网络文学:通向自由理想境界的艺术形式》、《媒介革命与文学生产链的建构》、《生态美:世界美学家族中的新成员》等论文,力图站在时代的高度,具体阐释信息时代引起的文艺学、美学的范式革命;从理论上批评和回答某些西方学者鼓吹的“历史终结论”、“文学终结论”;总结中国现代文艺学建设的历史经验,概括地提出中国文艺学基本态势和走向是:“多元共生,和而不同”与“主导多元,综合创新”;认为传统与现代转换已形成三条不同路径:朱光潜的“移花接木论”;宗白华的“东西古今”、“融会贯通论”;钱钟书的“打通论”和“阐释之循环”。这些见解,引起不少学人的共鸣。
  2002年9月我的第一本自选集《经典文本与文艺学范畴研究》,作为钱中文、童庆炳先生主编的“新时期文艺学建设丛书”之一出版,选了1978-2002年间公开发表的13篇论文;2003年3月,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路与灯——文艺学建设问题研究》,收入2002年以前发表的29篇论文。在这两本自选集基础上编选一本新的自选集,理应选择一个新的视角,有点新的内容。新选编的自选集《文学理论:思辨与对话》,内容包括三部分:信息时代与文艺学建设,选入《文学理论:面对信息时代的幽灵——兼与J·希里斯·米勒先生商榷》、《主导多元 综合创新——论当代中国文艺学发展的基本态势》等8篇论文;回归经典文本圣地,选入《重读黑格尔——黑格尔<美学>与中国文艺学建设》《思孟学派与中国美学》等5篇论文;美的探索与文艺批评,选入《第十个文艺女神的再生——关于文艺批评的主体性的思考》、《生命艺术化  艺术生命化—宗白华生命美学新体系》、《综合创新:美学的中国道路——蒋孔阳先生对中国美学建设的贡献》《<蛙>:生命文学的奇葩》、《弘扬中华文明的悲壮史诗——評孙皓晖的<大秦帝国>》、《真善美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10篇论文。其中,新世纪以来撰写的有19篇,凸显了时代特色和新世纪以来我的学术研究轨迹。

咨询电话:010-59919787转1、4008817579、010-62978088     
咨询QQ:给我留言   高校平台官方QQ老师群号:84578568 学生群:9747849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举报不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