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news_node_id from p_news where news_id=150612 新疆是我的故乡 新疆是多民族的新疆 - 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平台公告:
查看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新疆是我的故乡 新疆是多民族的新疆

作者:新疆农职院经济贸易分院 刘美志    来源:《新疆农职院》      发布时间:2018-06-04 11:25    浏览量:0

 

  喜欢历史的人恐怕都会知道堪称是南北朝时期的大帅哥独孤信,他不仅仅人帅,更是当时的国之栋梁。更加令人赞叹的是:他还养了三个皇后女儿,更是“三代皆为外戚,自古以来,未之有也”。独孤这个姓氏源自于独孤部,而独孤部原为鲜卑屠各部,“独孤”即“屠各”的汉译。匈奴被东汉打败后,开始西迁,但独孤部并未西迁,而是与鲜卑族融化,成为鲜卑化的匈奴人。

  既然独孤家族这么厉害,怎么到现在似乎一个姓独孤的都没有了呢?其实独孤信的后裔,包括整个独孤家族并未消失,而是他们都改姓了,而且他们改的姓氏是中国的一个大姓,是为刘!

  基于这种记载,在史书中对于独孤信的家族有了另一种记载,他的祖上是因为“尚汉公主,因从母氏刘氏”。不论哪种记载,但有三点是可靠的,其一独孤信家族是匈奴后裔,其二独孤信家族与刘邦有血缘关系,其三,独孤信家族全部改姓刘氏,河南洛阳一带居多——所以看看咱们新疆农职院的河南籍刘德江教授,他那浓眉大眼,是不是很有些匈奴人的特征呢?而匈奴人据研究是华夏中夏族的后裔。

  那么,作为刘家人的我,身上是不是也混合着匈奴、鲜卑族加上汉族的基因呢?克拉玛依职业技术学院前任书记彭建春,初次见到他的人会举杯“为维吾尔族的精英干杯”,之后才知道,他竟然是真正的汉族人,祖籍河南——这是不是明朝时遗落在这里的维吾尔族后裔呢?

  脍炙人口的诗人翦伯赞,是一位生活在湖南桃源县的维吾尔族人。他的族人630多年前就生活在这里了。

  再看看成吉思汗的子孙,在纵马驰骋征服中亚的时候,既有遗留当地依然保持蒙古族身份的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人,也有融入当地维吾尔族、哈萨克族之中的,还有演化为传说中成吉思汗守墓人的图佤族。

  中华民族形成与发展,就是这中原各族和文化同周边诸族和文化连续不断交往交流交融的历史过程。新疆各民族也正是在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历史融合中形成的,新疆地区民族关系的演变,始终和中华各民族关系演变相联系。

  新疆,自西汉初年归属中国版图后,已历经了两千年的沧桑。这两千年,无数的英雄志士,为了开拓和保卫这片疆土而披荆斩棘,赴汤蹈火,在这个巨大的舞台上,不知上演了多少群豪角逐、悲欢离合的话剧;那些宏伟的石窟、神秘的古国遗址、动人的音乐舞蹈,似乎都在追忆着西域当年的风韵。这两千年,是水乳交融的历史,新疆各民族人民在这里和睦相处、繁衍融合,为开发建设新疆团结奋进,为外御侵略、内抗分裂而并肩战斗。

  历史一次次证明着,新疆各民族都是中华民族的一份子,手足相亲、守望相助,分布上交错杂居,文化上兼收并蓄,经济上相互依存,情感上相互亲近,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的一体多元格局,是一个大家庭里不同成员。

  回望历史,新疆屯垦戍边事业源远流长,正是有力的见证。远从西汉屯田戍边开始,历经东汉、魏、晋、南北朝、隋、唐、元、明、清代2000余年,相袭至今。

  在新疆,多民族共同聚居格局形成的过程中,汉族是2000多年来新疆历史上任何一个历史时期,唯一没有缺少过的民族成分,汉语汉文是唯一一个没有中断过的语言文字。两千多年来,中国政府在新疆设官建置、驻兵屯田、兴修水利、保障丝绸之路畅通、发行货币、征收赋税,以汉文字作为新疆通用文字延续了两千多年,保证了中华文化的绵延不断。新疆屯垦戍边是一部宏大的史诗,使新疆各民族成为中华民族血脉相连的家庭成员。新疆屯垦戍边的人和事,无论是古代,还是近代、现代,至今读来都是那么的气壮山河、可歌可泣。

  从公元前105年到公元8年,西汉在新疆屯田共有耕地50多万亩。这一批汉人就是新疆早期的汉语使用者、传播者,他们形成了一个汉文化的小社会。直至首任西域都护郑吉主政西域,屯田士卒多达2万多人。第三任西域都护段会宗曾八进西域,最后客逝乌孙,为国鞠躬尽瘁。

  新疆自古以来就是各民族共同开发建设和拥有的。在汉廷屯垦戍边的历史中有李广、卫青、霍去病的侠胆雄风、威震四方,有苏武的饮血茹毛,威武不屈;张骞的关山万里,沟通西域;班超的投笔从戎,屡建奇功……,我们还应记得细君、解忧……。他们在时光流转中留下的不仅仅是一段段荡气回肠的故事,还留下了可歌可泣的牺牲精神,让后人无限的敬仰和唏嘘。从此西域和中原骨肉相连,中华一家。

  这原本是一部证据确凿、无比清晰的历史事实,可是那些别有用心的“三股势力”以及沙塔尔等一小簇反动分子,精心策划问题教材,他们罔顾事实、歪曲历史,编造出新疆就是维吾尔族的新疆的弥天大谎,他们恬不知耻的认贼为祖,试图从理论上、从心理上、从感情上将朴素的维吾尔族群众引向他们的阵营,妄图将新疆从祖国的版图分裂出去,伤害了数百万无辜的孩子、青年。

  雾影重重方向乱,盼朝一日重见天。拨乱反正扫妖雾,以翔实的历史事实,无可辩驳的论述了新疆自古就是多民族相融相聚的新疆。历史以铁的事实告诉我们:历史上,维吾尔族先民受突厥人奴役,两者是奴役于被奴役的关系。近代以来,一些“泛突厥主义”分子把使用突厥语族语言的各民族都说成是突厥人,这是别有用心,有着他们不可告人的阴谋意图。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一名高校教师,此时此刻我们都应该有林则徐那种“苟利国家生死矣,岂因祸福避趋之”的气魄与胆识,认真落实中央及自治区党委各项要求,坚持立德树人,坚决抵制“三股势力”的渗透,坚决捍卫三尺讲台的神圣,坚决肃清问题教材留下的祸患;做好“课程思政”,努力培养各民族学生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进一步树立“三个离不开”思想,努力为培养社会主义合格建设者和可靠接班人而不懈努力!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咨询电话:010-59919787转1、4008817579、010-62978088     
咨询QQ:给我留言   高校平台官方QQ老师群号:84578568 学生群:9747849 技术支持:华文科教  
举报不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