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公告:
查看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副刊 -> 正文

小凤雅去世留给社会更多思考

作者:交通与车辆工程学院    来源:《山东理工大学报》      发布时间:2018-06-01 00:00    浏览量:3


  近日,一篇名为《王凤雅小朋友之死》的文章在网络上持续发酵。文章称,河南3岁女童王凤雅患上视网膜母细胞肿瘤,其母杨美芹通过某平台募集15万元善款,但未用于医治女儿,而是为儿子治疗唇裂,涉嫌诈捐。5月4日,小凤雅不幸离世,一时间舆论哗然,而围绕此事暴露出的诸多问题更值得我们深思。
  互联网背景下,新媒体需要向传统媒体“学习”。微信上,《王凤雅小朋友之死》以其煽情语言成功俘获大批感动者、愤怒者与讨伐者,而当一个又一个事实浮出水面,文章中的一些主观臆断便不攻自破:善款数额并不是文中说的15万,凤雅弟弟兔唇治疗的事发生在钱款筹集之前,文章轻易指控凤雅家人“故意杀人罪”。UGC时代,人人都有话语权,去中心化传播带来的内容、逻辑和伦理方面的问题应当重视,当下的媒体生态更需要新闻专业主义的约束和价值追求。
  网络媒体需要体系化管理。微博上的引爆点是大V“××漫画”的几幅极具情感色彩的漫画,漫画描述了小凤雅在家中遭人嫌弃、受人欺负的悲惨状况。许多自媒体也像“××漫画”一样,依据碎片化信息,主观臆想,编造故事,煽动公众情绪。躁动的“10万+”荷尔蒙与变现欲望,使传统媒体深挖事实的价值黯然失色。近期的暴走漫画封号、二更食堂关停、Ayawawa禁言等众多自媒体大号的下场,表明网络媒体整治已经引起相关部门的关注和重视,但出现问题再逐一解决的策略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必须形成健全的管理体系,方可杜绝问题的发生。
  众筹资金需要透明化监督。××筹募捐、直播筹款、××天使基金与小凤雅肿瘤、弟弟唇裂医治的复杂关系是争议的源头。当杨美芹3月30日在××筹发起第3次筹款时,平台要求杨美芹证实前两笔钱款的去向,杨美芹只向平台提供了2000多元的票据,回答是“平台要小孩的照片和单据,我也不太懂,不知道发对了没有。”对募捐主体来说这个解释显然无力,既然接受公众捐款,就必须受公众监督,因为款是借用了人们的善。但对于私人募捐钱款,目前还没有做到有法可依,太康县警方也回应称不构成刑事案件。当事件陷入无休止的死循环,局面对舆论的波及者都没有益处,而小凤雅家人所承受的责难,更是让一家人濒临崩溃的边缘。
  公民的文明意识需要跟上时代发展的脚步。小凤雅事件终究还是没能摆脱舆论搭车现象的发生,“榆林产妇跳楼案”“罗尔诈捐门”等事件又被再度提起,矛头直指千百年来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思想。事实还没有查明,愤怒的“正义之人”已经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攻击王凤雅家人。后真相时代,公民的文明意识还没有跟上时代变迁的步伐,似乎每个人都是谎言的帮凶,每个人同时也是流言的受害者,而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人们似乎都乐在其中。当下,公民对热点事件缺乏个人思考和理性对待,所表露出的公众文明意识缺失的问题亟待解决。
>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诚邀高校学子,推广下列产品,每推广一个用户试用任意产品达三个月,奖励100元,凡成为VIP用户,将收到费用的10%奖励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咨询电话:010-59919787转1、4008817579、010-62978088
咨询QQ:给我留言   高校平台官方QQ老师群号:84578568 学生群:9747849 技术支持:华文科教  
举报不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