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公告:
查看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副刊 -> 正文

炽风

作者:新闻传播学院刘雪    来源:《新乡学院报》      发布时间:2018-05-31 00:00    浏览量:1





  谁也没有见过风/不用说我和你了/但是树枝颤动的时候/我们知道风在那了
——叶圣陶《谁也没有见过风》
这是叶圣陶先生的一首小诗,在他的笔下,风是温柔而可亲的,就像一位少女。它来时,只有树枝的微动,河水的清波,它是静谧的,有时候你甚至感受不到它的存在。但是有些风是不一样的,它们带着温度。
  我总是觉得现在自己呆的这个城市有些令人讨厌,因为这里的风实在有些大,且冷。它会吹乱我的头发,吹掉我新买的帽子,还会钻进我的皮肤里去,冰镇一下我的血液。所以我很讨厌这里的风,但是有时候喜欢和讨厌是一点也不矛盾的两个词,我又喜欢风,喜欢它所带来的不同。比如,有些风吹过来的时候,带着炽热的温度,烧的我骨头发烫,却总是让我心生欢喜。
  “五四”的那股风似乎是先燃起了曹汝霖的家宅。这之后,每一个青年奔走的脚步带起他们的衣角,让这股风越来越热。商人罢市、工人罢工、学生罢课,北平街头这股炽热的风就这样以一种不可阻挡的方式,吹遍满目疮痍但是奋力求存的华夏大地。就是这样的一阵风,吹开了中国新民主主义的大门,让一种叫马克思主义的学说传入中国。以至于到现在,有些人想到它,胸腔仍旧会燃烧。我知道,风依旧在他们的心头。
  三月份,初春已经到了,满目都是星星点点的绿色,学校的风时大时小,让我有些不知所措。走在路上,有人让我在横幅上签字,是学雷锋日到了。雷锋就是一个普通人,个子不高,娃娃脸,总是笑着。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人,燃起了一阵风。从1962到2018,这样一股风,在三月的伊始伴着春风,划过每一支被春染绿的树梢。
  150米有多高?普通人经过计算可能会告诉你,是50层楼的高度。但如果你经历过54年前的新疆戈壁上巨大的发射引擎带起的热风后,去问那些抬头望着橙色蘑菇云的人,他们会告诉你,是几十载春秋。是的,150米的铁塔,10秒的倒计时,一声巨大的“嘭”声,是这些人用无数张演算纸,无数颗汗水,无数次离别换来的。几十载的努力,换来了这股热风,伴着西北猎猎的风,它终究来了。
  写到这里,我似乎刚刚明白一件事,这股热风,自始至终都燃着。它一直吹过华夏大地的每一个角落,从未消逝过。谁也没有见过它,但是周遭的一切会无时无刻的提醒我们,它在,一直都在。
  现在五月份了,外头仍有风。初到这城市的时候,有人问我,你信吗?有些风是不会停的。我说,当然信了,因为我仍可以感受到它的炽热。这话常常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是我知道总有人懂得。
  晚风有些凉,就写到这里吧,我去关窗。
>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诚邀高校学子,推广下列产品,每推广一个用户试用任意产品达三个月,奖励100元,凡成为VIP用户,将收到费用的10%奖励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咨询电话:010-59919787转1、4008817579、010-62978088
咨询QQ:给我留言   高校平台官方QQ老师群号:84578568 学生群:9747849 技术支持:华文科教  
举报不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