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公告:
查看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采集 -> 正文

我的采访经历与心得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17-06-09 11:19    浏览量:16

一些大学新闻专业的大学生到报社来实习,他们问得最多的问题就是:如何做好采访前的准备?按大学的教科书的说法,采访一定要有一个采访提纲。然而,从我十余年的工作实践中,我体会到,采访是否需要事先准备,是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我把所有的采访分为三大类,即:需要事先准备的采访,无须事先准备的采访以及无法事先准备、需要“时刻准备着”的采访。

  有些采访,准备越充分越好

  去年我采访作家杨志军。之前,我其实对他一点也不陌生。我和他一起吃过饭,也曾到他家里与他深聊过。我在网上看了许多关于他的文章。在面对他之前,我采访了他的太太、他的几个朋友。你们看,这样的准备应该是足够了吧。结果稿件写出来后,我们总编看了,说:“文章不错,采访全面。但如果仅从文章来判断,我觉得你没有读过《藏獒》。”我一听,就笑了。我问他是如何发现的,他说:“如果你读了他的小说,小说本身会有一种冲击力,让你不由自主地要追问,与作家去碰撞。但在你通篇文字当中,看不到你的存在。”之后,我开始读杨志军的畅销书《藏獒》,这本书好评如潮,我曾看过一些评论。但当我读完了原著后,杨志军对人生的解读,并不能征服我。我不由自主地要反问他:“真是这样的吗?”这样,我的文章又有了一层深度,那就是质疑与探讨,而不是跟着名人跑。

  下面我总结一下,哪几类采访是需要充分准备的?

  A.采访那些已经被无数次采访和写作过的人物或事件时,需要大量的准备。因为你要在已经公布出来的信息之外,寻找新的信息。同时,你要在其他人解读之后,有你自己的解读。这些都需要建立在大量地占有材料的基础上才能做到。

  B.采访复杂人物时需要事先准备。比如采访张瑞敏这样的人,首先得到机会很难,其次,如果你不能一开始就与他形成互动,产生碰撞,他会两句话把你打发了。真正的采访是没有什么时间限制的,时间掌握在对方手中,他想给你时间,他就有的是时间,否则,他就忙得没时间多说一句话。

  C.作综合性总结性报道时需要事先准备。比如我们正在做的改革开放30年的报道,这需要我们研究全国这段历史的几个阶段,以及不同阶段的特征,再回过头来研究青岛的情况,把青岛放在全国的大背景下研究。事先准备不仅有案头准备,还有大量的背景式采访。

  有些采访,无需准备

  在我的实际工作中,的确发现太多的采访是不需要准备的。而且我也找到过依据。新华社最优秀的、以写人物见长的记者张严平谈经验时也说过她是不做任何准备,带着一张白纸一样的心灵去直面被采访对象。我深深地理解这句话。因为我自己也从中受益匪浅。

  有一次,我从民政局听说,青岛开办了一家临终关怀医院,而且是面向贫苦人群的民办的红十字医院。我很感兴趣,就去采访。我连续三天去了三次,都是在那里呆半天,还住了一夜。加在一起,正好凑足了一天24小时。为什么我没有干脆在那里连续呆上24小时呢?因为我根本做不到。那里集中几百个进入人生最后一程的人,几百人聚在一起散发出来的味道、传出来的呻吟、凝望你的眼睛,让我这样一个脆弱的人承受不了心头的重压。所以,我分三次完成了这24小时的采访。

  这样的采访你无从准备,而且如果你做了准备,很可能你会放弃。首先,没有任何材料可供准备。民政局也只是因为企业注册才知道这样一个医院的存在。具体情况他们也不清楚。第二,如果你事先向周围人了解,你很可能放弃。人们会告诉你:“这是民间医院,是为了挣钱的。”病人家属会告诉你:“他们的护理员对患者态度并不总是好的,有时甚至不那么好。”这些信息足以让你放弃这个选题了。但因为你无知无畏地带着一张白纸一样没有任何陈见也没有任何好感的心去观察时,你就有另一番认识:民间医院收费不假,但包吃包住包护理包常规性保守医疗,每月收费750元,个别困难患者收600元,这个费用够不够“红十字”的标准呢?我想是完全够“慈善事业”的标准的。你就在家请个钟点工,一天干三四个小时,每月也得六七百元。你就是再没有经济头脑,简单算一下医院的收支,你就会知道,这绝不可能是一家挣大钱的医院。我的确在这里观察到护理员凶狠狠地对患者说话的情况。但你知道患者是什么样的人吗?重度的老年痴呆症。吃饭,不顺心就往护理员脸上吐;拉了大便,你还没有来得及收捡,就给你抹得满墙都是。人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一家摊上一个这样的就够受了,何况这家医院以收留这样的患者为服务宗旨呢?我很庆幸,我没有事先准备就去采访了,否则我可能真的错过了亲历一个民间的“红十字”医院的宝贵经历。

  具体来说,突发的事件、全新的事件、体验胜于分析的事件,采访前一般无从准备,也不必准备。而且准备有时会起反作用,比如束缚和限制了采访对方的思维。我们通常在采访前列一个采访提纲,一些常规性的问题,比如“你对青岛的印象怎么样”、“你对某某问题怎么看”等等。这些问题都很必要,但以这种采访提纲为基础写的文章,往往千篇一律。如果你设计开放性的提问,让对方信马游疆地侃,你可能会得到你意想不到的收获。如果你再顺着对方的谈话去追问,你会挖掘出有奇特的宝石。你以此为基础写的文章可能会峰回路转,重峦叠嶂,引人入胜。当然,采访对象的性格也很重要。当你遇到了一个个性开朗的善谈者时,才会有这样“不劳而获”的喜悦;如果对方恰好是一个冷静的内向的不爱说话的被动的喜欢一问一答的人,还是事先准备一个详尽的采访提纲吧。那时,你的工作是挤牙膏。能采访到什么东西,关键看你挤牙膏的水平高低。

  很多采访,必须“时刻准备着”

  在我的记者生涯中有几次痛苦的从业经历。我曾经与在中国确立市场经济体制的历史变革中做出重大贡献的经济学家吴敬琏近距离接触。我们的两把椅子面对面,再近一点就是“触膝谈心”了。当吴敬琏刚刚在岛城海边的房间睡了一个好觉,他的老伴温馨地陪在他的身边。他在一个美好的清晨,在上午做报告之前,精力充沛地准备了一个小时与当地媒体的记者见面,接受采访。我,一个记者,坐在他面前,不知道该问什么。

  一般来说,只有党报党台的记者能得到这样的采访机会。那一刻我的心理是:第一,“高山仰止”的敬意给我压迫感,让我一时无法放松;第二,怕出丑;第三,我怕他的回答我听不懂。我想,这种心态不会只有我一个人有过,当你面对一个心胸博大的大家时,我得承认,我在人格上没有感知过什么叫卑微,但我在思想面前的确体会过卑微感的滋味。

  类似的采访,无法事先准备。即使准备,也只是皮毛。只要你上了记者这条船,你得“时刻准备着”,你要时刻关注国内外形势,时刻关注思想学术界动态,时刻关注经济走向,时刻关注社会民生,时刻关注四季变化,时刻关注各行各业中的风吹草动……一双眼睛到底有多宽的视野,一颗心灵到底有多广的容量,我不知道,只知道,只要你当了记者,你就要时刻拓宽你的视野,开发你的心智,达到你所能做到的最好。

  这就是“时刻准备着”,你不知道明天会遇到怎样的一个人,怎样的一件事,但你要“时刻准备着”以高度的关注度、强烈的好奇心、丰足的智力储备投入其中,去倾听,去追问,去剖析,去复述。这才是真正的采访前的准备。

  记者,是社会工作者;记者,是历史工作者,今天的存在,就是明天的历史。如果你把自己当社会学家和历史学家去培养,你才有可能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记者。 

  (作者为青岛日报记者)

原文来自:http://www.kids21.cn/xjz/xjzxt/xwcf/201112/t20111220_551575.htm

>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诚邀高校学子,推广下列产品,每推广一个用户试用任意产品达三个月,奖励100元,凡成为VIP用户,将收到费用的10%奖励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咨询电话:010-59919787转1、4008817579、010-62978088
咨询QQ:给我留言   高校平台官方QQ老师群号:84578568 学生群:9747849 技术支持:华文科教  
举报不良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