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公告:
查看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编辑与排版 -> 正文

校对的特质思维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17-06-08 16:38    浏览量:0

      校对,媒体里一个“边缘”的岗位,一群“隐身”的员工,少被关注,少获掌声。他们被提及,多是排除重大差错的时候,让人惊出一身冷汗,庆幸“还好有校对”;或者百密一疏,差错见报的时候,埋怨“校对是怎么看的”。如果说,编辑是为他人“做嫁衣”,那么,校对就是“做嫁衣的背面”。他们默默无闻,在报纸“理想、责任、正义”的大旗下,仿佛藏于一个角落。

       有编辑问“为什么一些明显的差错,校对能看出来,我反复看就是看不出来?”这个问题,涉及到校对的特质思维,以及因此产生的不同于编辑的思维和工作方式,进而涉及到编辑和校对的关系。为什么“编校合一”或“校编合一”都不可取?一言以蔽之,校对是一门独立的学问,为报纸发挥着独特的作用,功能大有潜力可挖,有必要为其正名。校对甘于淡泊,却又是报纸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请采编同仁给予足够的理解、尊重、支持。

岗位,绝非“找错别字”那么简单

       作为一名老记者和老编辑,坦率地说,长期以来我对校对的认识是模糊的。自从担任管理校对的岗位后,我与这群熟悉又陌生的同事更多地在一起,了解他们的所思所想,“恶补”校对业务,心得逐渐加深。校对是编辑工作的延续,是一个独立的工种,有自身的学问,古谓之“校雠”,绝非“挑错别字”那么简单。

       纸媒需要强化内容生产的源头优势,不仅体现在价值取向,也体现在字里行间的细节把握。媒体人作为文化传播者,首先应当是规范、雅致、博学的文字工作者。在外来文化、网络文化、快餐文化、碎片文化冲击的当下,汉语固然需要与时俱进,但千百年沉淀的传统,仍然需要媒体人坚守与发扬。校对,首先就是守护文字纯净的看门人。

       需要校对发现和排除的差错,有10种类型:文字差错、词语错误、语法逻辑错误、数字使用错误、标点符号使用错误、量和单位使用错误、事实性错误、知识性错误、政治性错误、体例格式错误。重点在于前6种,这是媒体形态如何发展,传播方式如何演变,都不能动摇的根基。进入电子排版尤其是网络时代后,校对的两个功能,“校异同”削弱,“校是非”增强。校对所需要的业务水准更高,更多地涉及到后四种类型的差错,从文字工作者提升为掌握各学科知识基本知识的通才。

       《南方都市报》一篇稿件里面的同一段落里,香港特别行政区财政司司长曾俊华的职务两次出错,分别写成了“前任特首”和“现任政务司司长”。校对梁飞飞敏锐地发现,提醒编辑修改,避免了一起严重的事实差错。由于有关香港新闻的特殊性,也避免了可能产生的更大风险。这就是“校是非”的典型,体现了校对的知识积累。

       2012年的全国两会期间,一家报纸因两会报道,登了两次更正启事。一次是采访不扎实抢发稿件,基本事实没有核实准确,由记者承担全责;一次是把教育部部长袁贵仁的名字,原稿写成了“袁仁贵”,而且成为大标题见报,记者编辑校对都要承担责任。作为把关的最后一个环节,放过这种常识性的错误,是严重失职的。

       某种意义上,常识内容错误相比专业内容错误,对报纸的伤害更大,因为前者的犯错门槛更低,受众面更广。正所谓“办报难免出错,但不能出太低级的错”。所以,校对绝不是可有可无的。

 

思维,猎错排错的逆向性方式

       作者校对属于自校,编辑校对属于半自校,共同优势是对稿件内容熟悉,宏观把握到位,共同劣势是由于习惯线性阅读,对个体字符差异等细节关注薄弱,因思维定式而“熟视无睹”、“熟能生错”。这种原因产生的差错,与他们的专业水准和责任心无关,是人认知活动的客观规律使然。

       专业校对则属于“他校”。不仅是身份上的区别,更是思维方式的区别。校对思维的最大特征是逆向性,以质疑排疑为指引,以猎错改错为目标。编辑思维是正向性,需要校对的逆向性思维进行补充、修正。编辑过程中,正向思维会越来越稳定甚至顽固,形成思维误区,自己很难也不愿变改。这个时候,校对以对立面的角色出现,能够突破编辑的思维定式。

       “哥顿法则”来概括校对的思维方式,颇为贴切。“哥顿法则”是美国人哥顿1964年提出的决策方法,一个基本观点就是“变熟悉为陌生”,即抛开对事物性质原有的认识,回归到零起点重新认识,从而得出更合理的结论。校对职业的要求,也是“变熟悉为陌生”,必须“多疑、善疑、定疑、排疑”。

       编辑读稿是线性的,以句子为阅读单位,特征为“扫视”。校对读稿是点性的,以字、词、符号为单位,特征为“切割”。校对的这种阅读方式,决定了必须逐字逐句细读,一字不能略过。要从字里行间发现错漏,尤其是将原稿与校样比照对校时,阅读的注意力不在“得意”(文意),而在“得形”(字形、符形),在大量的“同”中猎获少量的“异”。校对的思维是双重逆向,既要挣脱编辑的惯性,也要挣脱自我的惯性,需要非常细致、缜密的工作作风。

       近代学者叶德辉概括校对的功能“有功古人,津逮后学”。无论新闻理想,还是历史责任,最终都要由具体的文字、扎实的事例、严密的逻辑来讲述。作为一份负责任的主流报纸,不但要培养名记者名编辑,也要培养名校对。这是南都的方向。

原文来自: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5MTI4MzA3MQ==&mid=2664601905&idx=3&sn=df5b297060cb66a2e0cd48d69fb805a0&chksm=8b58f221bc2f7b37b4c1b6e4ec0764cc13e9eb4e254691ea9676d52e8511166049d1feb9eddb&mpshare=1&scene=23&srcid=0608FDbuSatFXsZwaEIis31b#rd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亲爱的校园达人们,青春不要挥霍,财富等你创造,检验你的能力,实现你的抱负!诚邀高校学子,课余创业,成就自己!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咨询电话:010-59919787转1、4008817579、010-62978088
咨询QQ:给我留言   高校平台官方QQ老师群号:84578568 学生群:9747849 技术支持:华文科教  
举报不良信息